中国版本图书馆
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 -> 版本文化
字号:[ ] [打印] [关闭]
中国版本图书馆 “馆藏精品展”巡礼(二)

文章来源:《全国新书目》杂志2005年第20期   

   “文化·教育类”图书,分“文化”和“教育”两部分展出。“文化类”图书中,既展示了宏观文化方面的图书,也展示了分支学科的图书。所谓宏观文化图书,既有介绍世界各国文化的,也有介绍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由周谷城、田汝康主编的集世界各国文化之大成的丛书《世界文化丛书》(共60卷),分别介绍了世界各国的传统文化和特色文化,被学界人士称为“填补空白的壮举”、“使文化研究冲开了一个新的天地”。由任继愈主编的《中国文化知识丛书》,则是集中中国传统文化于一炉的多科性、知识性读物。由冯天瑜等编著的《中华文化史》,第一次全面系统地揭示了几千年来中华民族文化的发展历程。由中、日两国学者周一良、中西进共同主编的《中日文化交流史大系》(共10卷),分别从历史、法制、思想、宗教、民俗等10个方面论述了1000多年来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与影响。还有任继愈主编的《中国文化大典》、冯禹等主编的《中华传统文化大观》、杨堃主编的《中国民族文化专题研究丛书》,也从不同的层面,介绍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在文化分支学科中,首先展示了新闻出版方面的图书。有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新华通讯社合编的《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和新闻出版署编的《新闻出版工作全书》(共3册),也有兼编辑、记者、出版家、政论家于一身的邹韬奋的《韬奋全集》(14卷)。其他出版家的文集,有《胡愈之出版文集》、《叶圣陶文集》、《陈翰伯出版文集》等。由宋木文、刘杲主编的《中国图书大辞典:1949-1992》(共19卷),集各方之力,从1949-1992年期间出版的上百万种图书中遴选近10万种,并对所选之书加以分类整理,撰写提要、论评,打造成一部具有学术价值和使用价值的大型工具书,可谓一举两得。由楚庄主编的《中国大书典》,从先秦至民国的各类图书中精选典型之作,对每书的成书经过、原书体例、版本源流、内容概要作了介绍、被人称为“集古代书苑之精华”。由王余光、徐雁主编的《读者百科辞典》,汇释了4000余词条,并附有1000种精选的名著导读,被称为“中国书籍史上一部重要工具书”。在图书馆学领域,最具有重要意义和实际价值的两部大型工具书,在粉碎“四人帮”后不久相继问世。一部是全国通用的大型综合性文献分类法《中国图书馆图书分类法》。该书的出版为我国集中编目,为文献编目的标准化、规范化、网络化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工具,并于1985年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另一部是大型的综合性中文叙词表《汉语主题词表》。它收录了人类知识的所有门类,共收词11万余条,分成了3卷11个分册,于1980年编成问世,1985年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这两部“大书”,可以称为图书馆事业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精品工程。不仅受到同行的欢迎,也得到各方人士的赞扬。此外,还有顾廷龙主编的大型古籍目录《中国古籍善本目录》、任继愈主编的《中国藏书楼》(获第5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程千帆、徐有富合著的《校雠广义》(获第4届国家图书奖)等书,也受到同行的关注。  

  在“科教兴国”的大潮中,“教育类”图书的出版,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从这里所展示的图书中可以窥见一斑。一部又一部高质量的教育学工具书先后问世,一大批著名教育家的《全集》、《选集》、《文集》相继出版,许多教育分支科学的新著、专著不断诞生,而且许多图书相继获奖。由中国教育学会发起组织编纂、顾明远主编的新中国第一部综合性的大型教育工具书《教育大辞典》,于上世纪90年代初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分成12卷出版,而后又改成两卷的“增订合编本”,并获第4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由霍葆奎主编的一部汇集世界各国教育文献资料的大型资料性工具书《教育学文集》(24卷),已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另一部分介绍世界各国教育概况的大型丛书《当今世界教育概况丛书》,也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由邱汉生等主编的《中国古代教育论著丛书》,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而对中国近现代著名教育家逐个进行研究的系列专著《中国近现代教育家系列研究》(宋恩荣主编)由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由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两部大型教育思想通史专著《中国教育思想通史》(8卷)和《外国教育思想通史》(10卷),分获第二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和第六届国家图书奖;山东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两部教育通史《中国教育制度通史》和《外国教育通史》(6卷),分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和第二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有“人民教育家”称号的陶行知的《陶行知全集》(12卷﹢补遗2卷)首次和读者见面,其他著名教育家的《全集》、《文集》或《选集》,也相继亮相。如《陈鹤琴全集》、《蔡元培全集》、《徐特立教育文集》、《吴玉章教育文集》、《黄炎培教育文集》、《叶圣陶教育文集》、《成仿吾教育文选》、《胡适教育论著选》等,也都亮相于书展。苏联著名教育家马卡连柯的《马卡连柯教育文集》、苏霍姆林斯基的《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文集》也在书展上展出。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入,在教育学领域产生了许多新的分支学科,相应的著作也很多。如吴进主编的《哲学教育学》、金一鸣主编的《教育社会学》、袁振国主编的《教育政策学》、陈铭书等主编的《教育经济学》、王伯杏主编的《教育人才学》、皮连生著《智育心理学》、李素敏编著的《教育督导学》、任凯等著的《教育生态学》等著作,都是近十年来先后出现的。此外,还有许多优秀的专著、丛书和套书,获得了好评和奖励。如王道俊、王汉澜主编的《教育学》和胡德海著的《教育学原理》同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顾明远主编的《中国教育大系》,获第二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柳斌主编的《中国著名特级教师教学思想录》和王善迈著的《教育投入与产出研究》同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檀传宝著的《德育美学观》、曹才翰等主编的《数学教育研究丛书》、马忠林等主编的《学科现代教育理论书系》和田正平主编的《中国教育现代化研究丛书》,同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黄济著的《教育哲学通论》和张瑞璠等主编的《中外教育比较史纲》(3卷)同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滕纯主编的《中国教育魂》、甘教主编的《教育学原理》和瞿葆奎主编的《教育基本理论之研究》同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项贤明著的《泛教育论——广义教育学的初步探讨》、田正平等主编的《世纪之理想——中国近代义务教育研究》、陈学飞总主编的《中国高等教育研究50年(1949~1999)》和张应强等著的《高等教育现代化的反思与建构》同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高等教育运行机制研究》、广东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当代中国教育结构体系研究》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高等教育理论丛书》(7卷)和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世界课程与教学新理论文库》同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  

  说到“语言·文字类”图书,人们就会想起我国现存最早而且对后代影响最大的一部字书《说文解字》。该书从东汉成书至今已有1900年,而对该书的研究仍络绎不绝,各种版本流行。如清人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王筠的《说文解字句读》、今人丁福保编著的《说文解字诂林》、黄绮编著的《说文解字三索》等,这些研究成果,都作为典型的版本予以展出。清朝康熙帝命张玉书等人编纂了两部语文工具书,为《佩文韵府》和《康熙字典》。前者是为查阅诗词、典故而编写,后者为当时收字最多的字典,由于是依据皇帝之命编纂,在刊行之后的200多年中,影响较大,流行较广。新中国成立以前影响较大的两部语文工具书是《辞源》和《辞海》。《辞源》于1915年由商务印书馆初版,1930年出版续编,1939年出版正续合订本。《辞海》于1936年由中华书局出版。尽管这两部语文工具书在民国时期起到过重要作用,但是由于时代的变化,科学、文化的飞速发展,旧版《辞源》、《辞海》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要求。到上世纪50年代后期,国内有关部门便组织力量分别对旧版《辞源》和《辞海》重新修订。修订后的新版《辞源》成为一部专门为阅读古籍和文史研究工作者使用的参考工具书,由商务印书馆于1983年分4册出版。新版《辞海》成为一部大型的现代百科性辞书,1979年由上海辞书出版社正式出版3卷本,另有缩印合订本,1989年修订再版,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荣誉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语文工具书建设史上两项重大工程,即《汉语大字典》和《汉语大词典》的编纂工作动工。《汉语大字典》是一部以解释汉字的形、音、义为主的特大型语文工具书,也是迄今收字最多的字典。全书共8卷,收列单字56000左右。由李格非主编,湖北辞书出版社和四川辞书出版社从1986年开始陆续分卷出版,至1990年出齐。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汉语大词典》是一部特大型的汉语语文词典,共12卷,收词目约37万条,另有检索表和附录1卷,由罗竹风主编,上海辞书出版社从1986年开始陆续分卷出版,至1993年出齐。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该《词典》从2001年开始改由汉语大辞典出版社出版第2版,共22册。这两部语文工具书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其出版不仅是新中国语文建设史上的一件大事,而且对我国学术、文化建设有着重要意义。尽管如此,对于广大的读者来说,只能是望书兴叹而已!因为他们最需要的还是那些比较实用的中小型语文工具书。新中国成立之初,由新华辞书社编纂了第一部以大众为对象的新型小字典《新华字典》。它从1953年初版至今,历经多次修订再版,到1999年底已经再版9次,重印156次,至今仍盛行不衰。另一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纂的《现代汉语词典》,是以记录普通话语词为主的中型词典,于1978年开始由商务印书馆正式出版,至2005年已修订出版了第5版,深受广大读者的欢迎,并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第二届国家辞书奖一等奖。除了上列汉语工具书外,还有许多少数民族语文工具书、外国语文工具书同时参展。其中包括:张怡荪主编的《藏汉大词典》(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金琪钟编的《朝鲜语词典》(获第二届国家图书奖)、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突厥语大词典(维吾尔文)》(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民族出版社出版的《突厥语大词典》(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陆谷孙主编的《英汉大词典》(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吴景荣等主编的《新时代英汉大词典》(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尚永清主编的《新日汉词典》(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黑龙江大学辞书研究所编纂的《俄汉详解大词典》(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等。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出版的语文工具书中,除了《新华字典》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小词(字)典,如《四角号码词典》、各种学文化小字典、学外语小词典、方言词典……有64开的,有128开的,还有256开的,布展的工作人员把这些“小书”都集中在一个展柜里,同那些“大书”比较起来,活像一个“大世界”里的“小人国”,吸引了不少观众前来欣赏。这些“小书”虽然年代不算久远,但由于存世稀少,已然成了“珍品”。不少观众驻足称奇。与“小书”同展的,还有许多语言大师的代表作。如《吕叔湘全集》19卷(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朱德熙文集》(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王力文集》(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以及王力主编的《王力古汉语字典》(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裘锡圭著《文字学概要》(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陈章太等著的《普通话基础方言基本词汇集》(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戴家祥主编的《金文大字典》(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朱祖延主编的《尔雅诂林》(6卷)(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张涌泉著的《汉语俗字丛考》(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等。这些都是作为本次展览重点展示图书的一部分。  

  “文学·艺术”类图书中,既展示了我国古代的文学艺术典籍,又展示了现当代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还展示了世界各国的文学名著。在“文学”图书的展品中,有工具书、大型文学丛书、套书及史书,有各朝代的文学古籍、现当代著名文学家的《全集》、《选集》及其代表作,有当代著名的文学作品,以及世界各国的文学名著。由当代众多知名学者参加编纂的我国第一部大型文学工具书《中国文学大词典》(共8册),已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全书共编入3.5万余个词目,为建国以来收集词目最多、内容最丰富的文学词典。目前我国规模最大的一部文学丛书,是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的《中国新文艺大系》。该书是在中国文联和中国新文艺大系编辑委员会的指导下编纂出版的,从1987年开始分5辑(每辑再分若干集)陆续出版。由中国新文学大系编委会主编、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大型文学选集《中国新文学大系》,是上世纪30年代上海良友公司出版的《中国新文学大系:1917~1927》的续编。一部研究中国现象文学家创作的丛书《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书》,对“五四”以来出现的各种文学现象都做了专论分别进行研究和探讨。由延安文艺丛书编委会编纂、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延安文艺丛书》,编选了从1936年至1948年间在延安地区发表的许多优秀文艺作品。由林默涵任总主编、重庆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解放区文学书系》,更扩大了它的收书范围(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由飞白主编、花城出版社出版的《世界诗库》(10卷)和周良沛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诗库》(10卷),分获第二、五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社的《新时期中篇小说名作丛书》,分别出版了王蒙、邓友梅、丛维熙、冯骥才、陆文夫等12位当代作家的代表作,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由巴金主编、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精选:1949~1999》,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还有金哲等主编、延边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二十世纪中国朝鲜族文学选集》(共4集),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海飞主编、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共和国儿童文学名著金奖文库》,张美妮主编、未来出版社出版的《新时期幼儿文学大系》(共6卷),分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和第四届国家图书奖。在我国古代文学作品中,有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的各种版本,也有以屈原为代表创作的《楚辞》及其代表作《离骚》;有辑录汉魏至唐的乐府诗歌总集《乐府诗集》,也展示了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的部分篇章;有全面收集唐五代文的总集《全唐文》,也有篇幅最大的断代诗歌总集《全唐诗》;有规模最大最全的断代词选《全宋词》,也有今人为之编纂的《全宋诗》(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编,共72册,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荣誉奖);有“唐宋八大家”的文集,也有唐代三大杰出诗人的诗集《李太白诗集》《杜工部诗集》和《白香山诗集》;有现存最早、最大的古代小说总集《太平广记》,也有明代的白话小说集“三言二拍”;有明清以来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等四部古典小说,也有家喻户晓、老幼吟诵的《唐诗三百首》各种版本;有明代毛晋主编的大型戏曲总集《六十种曲》,也有当代王季思主编的《全元戏曲》(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还有影响久远、流行全球的元杂剧、明清传奇《窦娥冤》、《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等的各种版本。此外,还有清末的四部谴责小说,即李宝嘉的《官场现形记》、吴沃尧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象》、刘鹗的《老残游记》和曾朴的《孽海花》,也被选为古代文学展品之中。在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方面,展示了南朝梁刘思勰著的《文心雕龙》和另一同时代的作品钟嵘著的《诗品》。这两部古代的文学批评专著,流传下来的版本颇多,包括各种译注本、校注本、注释本,不下数十种。参展的版本,还有两部最近出版的校注本:一本为詹英校注的《文心雕龙义证》(上海古籍1989年版),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另一本为杨明照校注的《增订文心雕龙校注》(中华书局版),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在文学史方面,有郑振铎著的《中国文学研究》,有王运熙、顾易生主编的《中国文学批评通史》(7卷)和林庚著的《中国文学简史》,分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和提名奖,郭延礼著的《中国近代文学发展史》获第二届国家图书奖,还有王瑶著的《中国新文学史稿》、鲁迅著的《中国小说史略》、杨义著的《中国现代小说史》,张炯主编的《新中国文学五十年》等。
  
  在现当代著名文学家的《全集》、《选集》中,最权威、最有影响的是现代文学的奠基人鲁迅的著作总集《鲁迅全集》。此次展出的《鲁迅全集》,不仅有最早的版本,即1938年由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编纂、鲁迅全集出版社出版的20卷本;也有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各种版本,包括195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10卷本和1981年出版的16卷本(不包括译文)。同时还展出了《鲁迅日记》、《鲁迅译文集》(10卷),以及一些较有代表性的单篇作品《狂人日记》、《呐喊》、《阿Q正传》等各种版本。另一位文学巨匠茅盾的著作总集《茅盾全集》(共40卷),也展现在观众面前。同时还有茅盾的代表作《子夜》、文学评论集《鼓吹集》、《鼓吹续集》,以及他在“文革”后所写的回忆录《我走过的道路》也同时展出。每当提起巴金,读者就会首先想起他的“激流三部曲”。书展中展示的《家》、《春》、《秋》众多的版本,也引起参观者诸多的回味,似乎摆在它旁边的巨型大著《巴金全集》(26卷)和《巴金译文全集》(10卷),都没有它那样的吸引力。还有巴金在“文革”后创作的一部”大书”,被称为敢于“说真话”的《随想录》,也引来了许多观众对它的亲近感。其他一同参展的,还有《老舍全集》、《冰心全集》、《丁玲全集》、《周立波全集》、《闻一多全集》、《朱自清全集》、《赵树理全集》、《艾青全集》、《臧克家全集》、《孙犁文集》、《沈从文文集》、《王朝闻文集》、《钟敬文文集》和《王蒙文集》等。 

  从建国初期到“文革”前夕,还有许多深受读者欢迎和喜爱的文学作品。其中有荣获1951年斯大林文学奖金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丁玲著)和《暴风骤雨》(周立波著)两部长篇小说。其它作品(按出版时间先后)有:草明著《原动力》、赵树理著《李有才板话》、孔厥和袁静著《新英雄儿女传》、李克和李微含著《地道战》、杜鹏程著《保卫延安》、知侠著《铁道游击队》、吴强著《红日》、杨沫著《青春之歌》、曲波著《林海雪原》、李英儒著《野火春风斗古城》、冯德英著《苦菜花》、梁斌著《红旗谱》、张孟良著《儿女风尘记》、周而复著《上海的早晨》、李晓明著《平原枪声》、刘白羽著《早晨的太阳》、柳青著《创业史》和《铜墙铁壁》、李准著《李双双小传》、罗广斌和杨益言著《红岩》、欧阳山著《三家巷》和《苦斗》、梁斌著《播火记》等。这些作品中,影响最大、发行量最多的长篇小说是罗广斌、杨益言著的《红岩》。该书1961年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后,多次再版,并被译成14种文字在国外发行。从1961年到1977年再版重印了20多次,累计印数达700万册,发行量居当代所有长篇小说之首。  

    建国以来,我国翻译出版的外国文学著作实难以计数,此次参展的名家名作也只是冰山之一角。主要有名家名著编成的丛书、套书,有著名作家的《全集》、《选集》或《文集》,也有知名作家的名著或代表作。大型丛书有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世界文学名著珍藏本”丛书》和《外国现代文学名著丛书》,有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的《外国文学名著精品》丛书,金城出版社出版的《世界文学名著特藏版》丛书,有柳鸣九主编、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世界短篇小说精品文库》(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有朱虹等主编的《世界经典散文新编丛书》和韦苇主编的《世界经典童话全集》(20卷),同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等等。在参展的著名作家的《全集》、《选集》和《文集》中,有《莎士比亚全集》(11卷)和《莫里哀喜剧全集》,分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和提名奖,有《屠格涅夫全集》(12卷)和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24卷),同获第二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有《塞万提斯全集》(8卷)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有《狄更斯文集》(19卷)、《雨果文集》(20卷)同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还有《莫泊桑小说全集》(19卷)、《契柯夫小说选集》(27卷)、《安徒生童话全集》(16卷)、《格林童话全集》、《普希金选集》(5卷)、《高尔基文集》(20卷)等。名家名著中,有印度古典史诗《罗摩衍那》(季羡林译)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古希腊罗马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罗念生等译)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爱尔兰著名作家詹姆斯·乔伊斯的代表作《尤利西斯》(3卷)(萧乾、文洁若译)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有日本的古典文学名著、世界最早一部长篇写实小说《源氏物语》(丰子恺译),也有文洁若编选的《日本短篇小说选》和《日本当代小说选》两部;有郑振铎译的《泰戈尔诗选》和谢冰心译的《泰戈尔小说选》;有奥斯汀的长篇小说《傲慢与偏见》(王科一译)和拜伦的讽刺长诗《唐璜》的各种版本,有艾·勃朗特的长篇小说《呼啸山庄》和夏·勃朗特的长篇小说《简·爱》的各种译本,有伏尼契的长篇小说《牛虻》(李俍民译)和狄更斯的长篇自传体小说《大卫·科波非尔》各种版本;有小仲马的长篇小说《茶花女》和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基督山伯爵》的各种版本和译本,也有司汤达的长篇小说《红与黑》和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的不同译本;有雨果的长篇名著《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和《笑面人》的各种版本;有海涅的政治讽刺长诗《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也有歌德的书信体小说《少年维特的烦恼》和诗剧《浮士德》各种版本;有意大利中世纪伟大诗人但丁的长篇三部曲诗体小说《神曲》的各种版本,也有19世纪作家乔万奥里的长篇小说《斯巴达克思》(李俍民译);有古希腊的《伊索寓言》(罗念生等译),也有17世纪法国寓言诗人拉封丹的《寓言诗》;有被称为阿拉伯民间故事集的《一千零一夜》(又译《天方夜谭》),也有西班牙15世纪杰出作家塞万提斯的长篇名著《堂吉诃德》的各种译本;有美国幽默小说家马克·吐温的两部名作《哈克贝里·费恩历险记》和《汤姆·索耶历险记》的不同译本,也有德莱塞的自传体长篇小说《天才》和他的代表作《美国的悲剧》;有杰克·伦敦的自传体小说和他的成名之作《马丁·伊登》,也有海明威的代表作《老人与海》和《战地钟声》等。在外国文学作品中,还展示了在我国读者中具有广泛影响的前苏联文学作品,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普通一兵》等。尤其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我国流传之广泛,影响之大,是无与伦比的。它早在1942年就由上海新知出版社出版,至1995年该社已出了第5版,重印了57次,发行250余万册。这仅仅是一家的数字。除汉译本外,概述还有蒙、维、哈、朝文译本,以及各种改编本、缩写本、绘图本等。总发行量可达几百万册。这可算作外文图书发行量之最吧。  

  “艺术类”图书,可以说是春色满园,百花争妍。各种画册、画集,名家名画,争奇斗艳,琳琅满目;戏剧电影、音乐舞蹈,名家荟萃,推陈出新。观众争相浏览的各种画册中,有展示古今中外艺术作品的《世界美术全集》,也有展示我国艺术精品的综合性的巨型画册《中国美术分类全集》和《中国美术全集》(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荣誉奖);有汇集我国历代名画作品的《中国历代名画集》和《中国历代绘画——故宫博物院藏画集》(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也有展示现当代艺术名家的作品综合集《20世纪中国美术——中国美术馆藏画选》(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和《中国美术50年(1942~1992)》(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有断代画册《宋人画册》,也有汇集地方艺术珍品的《湖南民间美术全集》和《中国新疆壁画全集》、《广东美术选集》等。此外,还有为名家而编的《全集》、《选集》、《书画集》等。如元代书画家赵孟頫的《赵孟頫画集》、明代山水画家沈周的《沈周写生册》和《沈石田卧游册》,清代山水、花鸟画家朱耷的《八大山人全集》(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清代书画家郑板桥的《郑板桥全集》、清代山水画家和画学理论家石涛的《石涛书画全集》和清代画家王铎的《王铎书画全集》等。还有现当代著名画家齐白石的《齐白石全集》(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张大千画集》、《徐悲鸿画集》、《李可染书画全集》(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潘天寿书画集》(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等。这些名家名画,可谓风光无限,引人关注。但是,最吸引观众的还是那几幅鹤立鸡群的古代画卷。荣宝斋用传统的独特制作工艺,按原样复制的唐代名画唐李昉绘《簪花仕女图》卷和五代南唐画家顾闳中绘《韩熙载夜宴图》卷,人民美术出版社据原件复制的宋代名画《清明上河图》卷,都吸引了不少观众前来观看欣赏,许多观众对荣宝斋制作工艺之精湛,复制的画作如此逼真,表示十分赞叹。  

  书法艺术,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枝奇葩。此次展出的作品,有规模恢弘的《中国书法全集》。这部《全集》由刘正成主编,荣宝斋出版,共100卷。谢稚柳主编的《中国历代法书墨迹大观》(共12卷)被称为“最完备的法书墨迹书”,收录从殷周到近代约3000年的法书精华,1987年由上海书店出版。中国书店出版的《中国书法大成》(共8册),汇集了历代书法名家500余人的书法作品。还有南兆旭编的《中国传世书法全集》、宋轲主编的《中国书法家选集》、清代梁诗正等编的《三希堂法帖》,以及中国书法编辑部编的《颜真卿》、《柳公权》等,都一同参展。  

  戏剧、电影、音乐、舞蹈艺术,与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息息相关。在这块土壤上成长的剧作家、表演艺术家、作曲家、歌唱家、舞蹈家,大多都耳熟能详。此次参展的图书,主要有三部分:一是名家的《全集》、《选集》和《文集》。其中有中国现代戏剧奠基人称号的田汉的《田汉全集》,有话剧艺术大师曹禺的《曹禺全集》(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荣誉奖),有被誉为近代“曲家泰斗”吴梅的《吴梅全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有独创“梅派”艺术闻名于世的京剧大师梅兰芳的《梅兰芳全集》,有兼戏剧、电影艺术大师于一身的夏衍的《夏衍全集》,有为革命音乐的创作而战斗一生的聂耳的《聂耳全集》,有为抗日而怒吼的“人民音乐家”冼星海的《冼星海全集》(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有中国新舞蹈的开拓者《吴晓邦选集》,还有《欧阳予倩戏剧论文集》、《张庚戏剧论文集》、《贺绿汀音乐论文集》等。二是工具书专著。有上海艺术研究所、中国剧协上海分会主编的中国第一部综合性的专门词书《中国戏剧、曲艺词典》,有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第一部《中国戏曲剧种大辞典》(获第3届国家图书奖),有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的第一部电影艺术工具书《电影艺术词典》和王云缦主编的第一部电视艺术工具书《电视艺术词典》,有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编纂的中国第一部音乐百科词典《中国音乐词典》,有李雪季编著的《世界音乐圣典》(共6册)等。三是有关史志和专著。由文化部、国家民委、中国剧协联合主持组织编写的中国第一部大型戏曲志《中国戏曲志》,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分别按地区和民族分卷分册出版。张庚、郭汉城主编的《中国戏曲通史》,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张庚等编著的《中国戏曲脸谱艺术》,获第二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北京市艺术研究所等编著的《中国京剧史》、刘志群主编的《中国藏戏艺术》和魏力群主编的《中国唐山皮影艺术》同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有程季华等编著的中国第一部电影史专著《中国电影发展史》,有杨荫浏编著的中国第一部大型音乐史《中国古代音乐史史稿》,有汪毓和主编的《中国现代音乐史纲:1949-1986》,有中央民族学院少数民族文艺研究所编的《中国少数民族乐器志》,有《中国音乐文物大系》总编辑部主编的《中国音乐大系》(8卷),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荣誉奖,有孙景琛等著的中国第一部舞蹈断代史论著《中国舞蹈史》和吴晓邦主编的《中国民间舞集成》等。 

  祖国的历史,源远流长。各种史籍,浩如烟海。如果把中华书局出版的一部纪传体史书《二十四史》全部排列起来,从司马迁的《史记》一直排到《明史》,就像一道“书的长城”!可惜,由于地方所限,我们只能选择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象征性地展示。尽管如此,我国丰富的史籍,还是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然,要想阅览那么多的史籍,不是一般的读者所能企及的。惟有像毛泽东那样的大学问家才能几十年如一日,读遍《二十四史》,并走笔飞书,给后人留下了《毛泽东点评二十四史》一书,可作为我们学习的借鉴。除了古代史籍之外,现当代学者撰写的历史学著作,更是汗牛充栋,琳琅满目。仅以《中国通史》为题撰写的书不计其数。如白寿彝主编《中国通史》、林丙义主编《中国通史》、吕思勉著《吕著中国通史》、杨春吉主编《简明中国通史》、王连升主编《简明中国通史》、李受恒编著《中国通史韵要》、陈致平主编《中华通史》、孟世凯等著《中国小通史》等。各种版本的《中国通史》著作中,由范文澜、蔡美彪等编著的《中国通史》(10卷),受到各方好评。被评为第二届国家图书奖。该书原名《中国通史简编》,初版于1941~1942年,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多次修订和补充,于1991年该名为《中国通史》。备受读者关注的第一部中国历史大型工具书《中国历史大词典》,由郑天挺、谭其骧主编,上海辞书出版社1995-2000年陆续出版。该辞典按时代从先秦至明清和民族史、历史地理、思想史、史学史和科技史等14卷分册出版。此前,上海辞书出版社还出版了第一部世界历史工具书《世界历史辞典》。该辞典收录了除中国以外的世界史上从古至今的重要资料,共收词目7663条。这两部辞典是配套学习中外历史的姊妹工具书。除了工具书外,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二十世纪中国史学名著》丛书,值得一览。该书汇集了上世纪出版的史学著作中的名著33种,被评为第六届国家图书奖。一部由曹余章、林汉达两位学者写就的青少年历史读物《上下五千年》,选择了从远古至鸦片战争前中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用讲故事的形式进行生动的叙述,使读者从中受到教育和启迪,被评为优秀的历史读物,先后被评为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和全国优秀青少年图书奖。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地方志著作中,有古人编纂的地方志,也有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各省、市、自治区各自编纂的地方志。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除港澳和台湾外),几乎都编纂了规模巨大的地方志。各种地方志中,有的称省志,按内容不分卷,如《江苏省志·畜牧志》、《四川省志·地质志》、《广东省志·电子工业志》;有的先分卷,再按内容,如《山西省志·第59卷:军事志》、《甘肃省志·第32卷:建设志》、《河南省志·第54卷:新闻报刊志·广播电视志》;有的直接按内容编志,如《北京志·市政卷·道路交通志》、《上海金融志》等。可谓五花八门,各有千秋。还有古人编纂的地方志,上海古籍书店影印出版的《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是根据天一阁所藏的明代地方志选编而成的,全套共68册。由清人蒋毓英撰的《台湾府志》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台湾府志校注》本;另一个是中华书局出版的《台湾府志三种》影印本。我国蒙古族的第一部编年史《蒙古秘史》,据说是成吉思汗及其诸子身边的“必阇赤”(书记官)用畏吾儿体蒙文撰写的一部蒙古皇室的秘籍。该书先后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和内蒙古文化出版社出版《蒙古秘史》新还原本(蒙文)和《蒙古秘史》校勘本,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由恰白·次旦平措等编著的《西藏简明通史》(藏文)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
  


  

相关附件:
  
 CIP 核字号验证
点击查询:中央宣传部出版物数据中心(PDC)
CIP制作情况
暂停服务
  友情链接
中国版本图书馆(中央宣传部出版物数据中心).主办    北京慧点东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先晓胡同10号 Copyright 2005-2021 中国版本图书馆(中央宣传部出版物数据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0035150号-1